Now Reading
手札・心在流浪的那幾年・02-首次的車禍

手札・心在流浪的那幾年・02-首次的車禍

Last Updated on by

「深呼吸,吐氣—」「深呼吸,吐氣—」

自從在第一學期的第一堂課曾被教授詢問過「為什麼最近都遲到」開始,一但快遲到都會感到焦慮。早晨的馬路總是塞滿了車,尤其馬丁路德大道上總會有砂石車一同湊熱鬧。看著時間分秒流逝,我在心裡暗自調整呼吸,告訴自己「十分鐘沒問題的。」用著我一貫冷靜自己的方式。

距離遲到剩一分鐘,我已在停車場的頂樓正排隊停車。霎時,前方的大廂型車開始緩緩後退,我瘋狂按了此生沒按過幾次的喇叭。「碰!」的一聲,心都涼了,發生了開車以來的首次車禍。發呆了半晌,趕緊下車看狀況,幸好沒有刮到太多漆,僅是前方一塊黑板撞了一個凹洞。肇事者下車了,一個黑人女學生終於也下來查看狀況,我們互留了電話、拍了駕照的資料與車況的照片與做了個不安全的決定「我想先上課,下課再去車廠估修理費。」「妳要先上課?」對方一愣的問,在我點頭後,想當然爾她也快速答應等我的聯絡。當下我明白這也許是錯誤的決定,過了這個時刻,對方很有可能會永遠消失,然而我選擇相信,畢竟車子受的傷也不重,就帶著忐忑的心去上課了。

下午課間時,突然收到她的訊息詢問要不要約在頂樓,帶我一起去修車。我跟著她的車到車場後,她迅速的請老闆報價,生性臉皮薄的我,面對老闆問我車子的傷勢,我還深怕會太剁剁逼人,想將傷勢小的區域就略過,結果老闆自己將所有受傷的地方提了出來,報了四百美元的價給肇事者。我沒有轉身看肇事者的臉是否因為這「四百美金」而綠掉,只聽見她說「能否將報價明細寫下」。事後,對方主動又與我約兩天後一起去修車,並說要現場繳清。

我謝謝她,也跟她說了聲對不起。(完全不知道幹嘛對不起而說對不起的亞洲人性格)「Today is not our’s day」我苦笑著跟對方說完,兩人哀號了一聲就當場解散了。我立刻傳訊息跟 S 説,能夠遇到負責任的肇事者真的十分幸運,都令我想跟她當朋友了。回想著即使今天有不順利的部分,其中卻仍藏有美好。有時、也許,在備受信任的當下也會願意負起責任,我給了她選擇權,而她選擇承擔。這場車禍,讓我再ㄧ次體悟到源自於人心本質的善良是何等的溫暖,尤其在這個遠離他鄉的異地裡感受尤深。

(可能也是傻人的傻福氣吧。)

Banner Photo: Shoot with iPhone on Sep 25th, 2018. Photography by Youi S.

View Comments (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0 A Tiny Space for Freedom Pursuer.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