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心在流浪的那幾年・06—夢的記載

心在流浪的那幾年・06—夢的記載

昨天清晨我做了場夢。

當畫面由黑轉為至一個公園的場景,我與兩個摯友坐在亭子下。她們冷淡地看著我,問我何時回台灣?「看看吧」我回答後,她們以冷淡回應我,並自顧自的談話。「妳們都要結婚了嗎?」「妳們結婚一定要跟我說。」她們聽了之後坐過來我身邊,告訴我「說了也沒用啊,妳又參加不到。」

這個夢的內容,憶來特別可愛。原來我在意自己參與不到生命裡重要的人的重要的場合的念頭已經深埋在我的潛意識裡。加上在國外流浪的這兩年,確實身邊幾位好友們都相繼結婚,每一次錯失,都有淡淡的難過,甚至到後來漸漸變得沒有知覺。送上我的祝賀,也總是很快就結束了對談。

「可是我…」還未能把話說完,場景倏地轉到我與朋友們在一住處,他們相約我去抓龍,我還沒來得及跟伴侶說,就跟他們去了。我們抵達一間廟,外型與規模可媲美圓山飯店。在進入廟裡前,我被外面幾個兇狠的人盯上,於是我迅速地躲進廟裡。廟裡有著很多間教室,我正走進其中一間教室,而老師在門口與學生問好,隨後跟上我的是一個帶著帽子的學生,而我一眼便看出來他就是外面的壞人。我即刻跟老師通報,老師卻在我的面前跟壞人眉來眼色,不把我的話當一回事,我便氣氛的離開。

路過走廊,我看見三兩個學生手裡持著假的刀槍械並指向我。「這也太危險了,哪天定會有人持真槍。」我奔跑並逃出了廟。門一踏出,外面便淹滿了水。由俯視圖看,整間廟淹到剩一半,但我不會游泳。這時,一條龍從水裡浮出,我們都在水中,而我剛好抓到了龍。

這時,心裡掛念著還未跟伴侶說明我的去處,只是一直收到她想念我的訊息,待我抓完了龍,正開心的要打電話給她。她接起電話,就告訴我「欸,我跟朋友要去抓龍喔,晚點跟妳說。」後陸續看到幾張她傳來的圖,夢就醒了。

醒來時,我側睡在窗邊,看著手機的視訊,伴侶已經醒了,因為太特別的劇情,我立刻把夢境告訴了她,故事也就笑笑著結束。直到今天跟媽媽通話,她說昨天夢到四舅去了她的夢裡同她遊玩,說了什麼忘記了,但是醒來後是溫暖的,那天是 2019/03/25 的早晨,是四舅離開的第一百天。

我也將夢境分享給她,她很快的幫我解了部分的夢。直指說,龍是宗教之意,代表我與宗教的緣分,而觀世音菩薩也是騎著龍。由於我未曾聽過爸爸提起,便上網查了典故,還真有觀世音菩薩騎龍之說。「真的有耶,有那麼巧的事!好啦,解夢這種事,解個感覺到就好。」而真正令我訝異的是,稍後媽媽又傳了落落長的訊息,告訴我「她的生日跟觀世音只差一天,而觀世音的誕生日正是昨天!」

觀世音菩薩也是冥冥之中協助我爸爸事業的人,是他人生中重要的守護者,據說爸爸初上北部創業時,屢屢失敗,在一次已經經過的一間廟外,突然萌生從未有的念頭,將車往回開並決定進廟拜拜,而這一拜之後,一切開始好轉。

我們都很驚訝,這樣的緣分深繫著我們家。

記載這個夢境的用意,是因為上學期,友人 SzYu 推薦我看的書「老神再在」書裡所謂的神,提及著「宇宙會以各種形式給你暗示、傳達訊息。」紀錄的用意並不是因為深信它會成真,但其中的意涵我確定有幾分的道理或預示。

媽媽是說「你與宗教的緣分因為阻礙被誤了時間,但未來妳一定是走在這條路上的人。」

「是啊。」我也心知肚明著自己的所思所想。

附註:家中孩子能跟媽媽談論修行的唯獨我一人,也或許,這才是我真正紀錄這篇夢境的原因吧。因為這個夢,我立刻聯繫了摯友們,要求他們務必提前告訴我結婚的日期;也因為這個夢,即便我們相隔千百里,我與媽媽仍用訊息有了一場溫暖的對話。

 

View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0 A Tiny Space for Freedom Pursuer.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